我发现了雷佳音李现的共同点

fish88

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妖孽。

而,演员,绝对是最魔幻的工种之一。

别想多,Sir不扯八卦。

而是同一名演员,一次次因为角色脱胎换骨式的千人千面,即——

角色反差。

这是关于演员的,最魔幻的话题。

Sir最近在知乎上注意到一堆话题,常年热度不减:

一个演员的角色反差,可以有多大?

从拥有“橡皮果实能力”身材管控的克里斯蒂安·贝尔;

到只身一人贯穿五千年领导人宇宙的唐国强老师…..

这功夫,既是一个演员水平的下限——

演绎、驾驭各种风格迥异的角色,是一名演员的本职工作,属于基本操作。

也不断拔高一个演员内力的上限——

不只是服装造型的一层皮,更是换骨换魂的觉醒。

把以角色的成长背景、生活环境、人生观、价值观,层层渗透,再沉淀出一整套的动作逻辑。

一面寒冰,一面火焰,双面自由切换。

越是基本功,越是一场内功的试炼。

是时候盘一波了——

近年能做到每一面都精彩,每一面都让人信服的华语“双面演员”。

你瞪大眼睛。

没错,摩臣2招商(们)是同一个人。

蔡鹭

A面: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崔器

B面:《解救吾先生》,小窦

上个礼拜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又让四字登上热搜。

当然,是:长安,崔器。

有人说“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没有配角”,Sir觉得第一个该夸的就是摩臣2招商。

但,你或许忘了。

这个虎虎生威的蛮夫武将,就是当初《解救吾先生》里的怂包小窦。

不出彩,意料之中。

对手太强,刘德华、王千源的双影帝对飙,很容易沦为背景;空间太小,一米多长的炕沿,表演就在一张脸上;情感矛盾,看上去怂包,却愿意为女友安慰豁出性命的“傻瓜”。

机会好,演好难。

但蔡鹭还是把Sir抓住了。

用个时髦的词,这小伙,有。点。憨。

身陷危机,却还记得代替全家向偶像表白。

说完,还抿起嘴来,嘴角向上戳着,脸上挂满得意。

△ 你在被绑架哎,大哥……

一种不合时宜的得意劲儿,在紧张的对峙中,转化成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幽默感。

在生死攸关的意料之外,也得在情感抒发的情理之中。

这种幽默格外讲究分寸。

而蔡鹭的表演,为屏息凝神的观众,撕开一个喘息的气口。

当时,Sir能预料到蔡鹭绝不会止步于此,但绝想不到,摩臣2招商会这么让人眼前一亮。

另一面,旅贲军旅帅,崔器。

抬头挺胸,一对铁锤架起跋扈、莽撞;低头不语,一双愁眉道出焦愁和迫切。

尽管摩臣2招商嘴上大方坦白着自己企图升迁的野心。

但在眼神里,你能看到摩臣2招商那说不出口的诉求:身份认同。

可以说,崔器的这一层欲望,是被蔡鹭亲手打捞上来的。

蔡鹭主动向导演曹盾提出,加上两个小细节。

兔唇,是摩臣2招商自卑的外化体现。

不停嚼薄荷叶的习惯,更让这自卑欲盖弥彰。

搓兵牌,是摩臣2招商背负的野心。

死死“按住”自己陇右道的出身,告诉自己,“我的前途,在长安”。

而摩臣2招商最后攥住兵牌,用血将籍贯改写成长安时,成就了整部剧的高光瞬间。

小窦一鸣惊人,崔器立下名号,一个软蛋,一个豪杰。

蔡鹭用双面的惊艳转身证明:

好的表演,不在于面孔上反差,而是对人物内心的不懈钻研。

并在已知条件外,看到了更多可能。

蔡鹭赢在了变?

不,摩臣2招商赢在了,愿意重头再来地去看。

李现

A面: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,韩商言

B面:《万箭穿心》,马小宝

你的新任朋友圈男神,李现。

后台被你们催成这样,Sir想不蹭这波热度都难。

但Sir,还得有一说一。

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里,李现表现没有太多惊喜。

高冷式的霸道,似一根冰棍的设定,让摩臣2招商赢了这个夏天。

论实力,李现出现在这张名单,确实有点为时尚早。

北电毕业后,先后两部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《法医秦明》,算得上小有成绩。

而去年的那部《河神》,更能体现演技:一身贱兮兮的江湖气,活泼,而不浅薄。

李现的未来,不应止于此。

如今回看摩臣2招商的处女作,才是真·宝藏男孩。

大二首次触电,电影《万箭穿心》。

没当上冷硬的霸道总裁前,摩臣2招商竟是如此柔软和脆弱。

王竞导演,实力演员颜丙燕主演,李现戏份不轻,饰演叛逆儿子马小宝。

说是儿子,更像是“反派”。

面对母亲一生的辛苦付出,不是冷眼相对,就是出口伤人。

最后的天台对峙,摩臣2招商与母亲清算了这场悲剧。

算到头,谁又是反派呢?

一场爱恨的账单,写满了相互亏欠。

《万箭穿心》题材真实,主题深刻。

没给当时的李现名气,却给了摩臣2招商身为演员的觉悟。

一路走来,我选戏的节奏、对生活的态度没什么变化,让我养成这一习惯的源头,可以追溯到拍《万箭穿心》时,跟颜丙燕老师、焦刚老师、王竞导演合作后,我就觉得踏踏实实做演员是件非常重要的事。这几年,我一直坚持我所认知的演员标准。

李现的双面,一是天性,二是成长。

不同的尝试,让摩臣2招商发现另一种的可能,让我们看见另一面的精彩。

Sir绝不是反对摩臣2招商演偶像剧。

但Sir也想提醒一句——

偶像剧,只是李现演员之路的起点。

王传君

A面: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,马仔

B面:《我不是药神》,吕受益

“杀死”关谷神奇之后,王传君出产不多。

但每次见面,都是天翻地覆。

Sir最喜欢还是这俩,“马仔”和吕受益。

两个小人物。

但两种“小”之中,又有大不同。

前者的小,在体面与规矩之间的烟火气。

一个笑场后没有喊“Cut”的即兴,成就了《罗曼蒂克》正片的第一场戏。

杜淳一个饱嗝,王传君噗嗤一声,差点把饼喷出来……之后,便开始freestle:

1,为了憋住笑,摩臣2招商狼狈吃饼。

2,忍住了笑,转身打量童子鸡“你笑个屁?”。

3,把手里的“垃圾”交给摩臣2招商处理。

双手一叉,听候差遣,该干嘛干嘛。

松弛之中,王传君又能精准定义游离的小角色。

左右为难。

左边,是帮派规矩摔练出的不苟言笑;右边,是还没有甩掉,出身草根的亲热感。

一个带点资历的小马仔,像水一样,自然地拧出来。

如果说《罗曼蒂克》的马仔,是普通人向上求变时拼命掩饰尴尬的黑色幽默。

《药神》中的吕受益,则切开小人物向下求生的狼狈与卑微。

这一面,同样精准。

头发稀疏、大眼镜、大口罩,驼背弯腰,却全程蜷缩、猥琐、嬉皮笑脸。

而在看似滑稽的态度之下。

是对生的渴求,对活的饥饿。

关于表演,王传君还是更习惯“笨”办法。

为了瘦下来,摩臣2招商一天跳绳8000次;

为了一场戏,两天两夜不吃不睡。

但更重要的,是删除自我,请角色上身——

“我一直觉得作为演员你应该把自己清空,把那个角色请到你的身体来,而不是说你要塑造那个角色,你如果追着那个角色跑,是永远塑造不完的。”

两个角色放在一起,又是工整对仗的两面:

一面,在纸醉金迷的摩登时代里,用诙谐拆解体面。

一面,在人如蝼蚁的命运里,活出向死而生的尊严。

两个的角色,同一种认真态度:在沉浸中找到另一个自己。

下一个王传君又将会是谁?

陈冲的《英格力士》、娄烨的《兰心大剧院》,关于王传君的惊喜,还没有结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客服软件
live chat